首页 >> 读书 >> 热书推荐
《故宫院长说故宫》:从不一样的角度解说故宫
2017年08月18日 11: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新华文轩 字号

内容摘要:故宫院长从不一样的角度解说故宫本报讯:描写故宫的图书举不胜数。该书最大的亮点就是作者李文儒曾是故宫博物院的院长,他将自己十多年与故宫“打交道”的点点滴滴汇聚成书,旨在展现一个与众不同的故宫,让广大读者重新认识故宫,重新解读故宫的前世今生。而作为对故宫很有发言权的院长李文儒创作的《故宫院长说故宫》,就是他以第一人称的写作手法,通过图文相结合的形式,利用20个章节,分门别类的介绍了故宫现存的建筑,并加上自己的感悟,呈现给读者的不是冷冰冰的建筑,而是有故事的故宫。《故宫院长说故宫》这本书除了展现故宫的威严、雄伟外,更重要的是用更多的篇章展现了古代人高超的工艺和独具匠心的设计水平。

关键词:故宫;文化;皇帝;天地;院长;李文儒;中国;设计家;皇宫;宫殿

作者简介:

  

    【作者】李文儒

  【ISBN】9787545527100

  【开本】16开

  【定价】68.00元

  【出版社】天地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8

  故宫院长从不一样的角度解说故宫

  本报讯:描写故宫的图书举不胜数。很多读者想了解故宫,面对不同种类的图书不知如何选择。近日《故宫院长说故宫》由天地出版社出版上市。该书最大的亮点就是作者李文儒曾是故宫博物院的院长,他将自己十多年与故宫“打交道”的点点滴滴汇聚成书,旨在展现一个与众不同的故宫,让广大读者重新认识故宫,重新解读故宫的前世今生。

  李文儒在故宫博物院工作十几年间,分管博物院里的科研、学术研究和数字故宫,对传统工艺和现代文化产业的关注比较早。而作为对故宫很有发言权的院长李文儒创作的《故宫院长说故宫》,就是他以第一人称的写作手法,通过图文相结合的形式,利用20个章节,分门别类的介绍了故宫现存的建筑,并加上自己的感悟,呈现给读者的不是冷冰冰的建筑,而是有故事的故宫。

  《故宫院长说故宫》这本书有两大看点。一是“图片”,二是作者的独特感悟。具体来说,书中很多图片都是作者拍摄的,既有很强的观赏价值,又体现了从作者的角度拍摄出的不一样的故宫。比如拍摄的“天地之‘吻’”其展示的意境给人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介绍每一个故宫的建筑贯穿始终的是作者的真实感悟,这样的好处是让读者在阅读时会产生很强的亲切感,就像是作者和读者面对面来讲述故宫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样。

  另外,作者的创作初衷是让更多的人用现代的眼光解读故宫文化。故宫在西方人眼里是东方文明的象征,在很多年轻的中国人眼中,它是一个名胜古迹。那么故宫文化到底是什么呢?哪些是值得保留和传承的?哪些是需要摒弃的?《故宫院长说故宫》一方面对传统的建筑工艺给予了大大的肯定和赞赏,一方面对皇权又给予了否定。李文儒说,传统文化中的皇权文化与中国古代建筑文化及它们之间相互关系的标本特性,从而为所有观看与解读者提供着欣赏角度和解读通道的种种可能。

  《故宫院长说故宫》这本书除了展现故宫的威严、雄伟外,更重要的是用更多的篇章展现了古代人高超的工艺和独具匠心的设计水平。如独一无二的故宫色彩,独具特色的宫墙柳、大屋顶、兽头、琉璃花等,作者通过不同的角度,向广大读者展现了故宫的前生今世。

  目前,本书已经上市,故宫迷们和研究故宫文化的学者又多了一份参考的依据。

  内容简介

  紫禁城,这座中国最后的皇宫,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皇权文化在建筑形态上的集中呈现,是中国帝制文化的立体化、符号化、图像化,也是中国帝制文化与中国古代建筑文化的高度统一,甚至是最完美的统一。本书将已成为公众视野中的“图像”的紫禁城,置于图像学视域中观看欣赏和解读,紫禁城由此便具有了中国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中的皇权文化与中国古代建筑文化及它们之间相互关系的标本特性,从而为所有观看与解读者提供着欣赏角度和解读通道的种种可能。

  编辑推荐

  1.伟大的建筑来自伟大的规划,伟大的规划源于伟大的文化。作者带我们走到历史的高处和深处,在紫禁城的图画中,向我们展示着他的领悟,展示着中华文化的伟大。

  2. 《故宫院长说故宫》以人文作家的笔调,描绘出一帧帧历史凝结而成的文化图像,再现这座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护最完整的古代皇宫建筑群,将它的历史、兴衰重新展示给人们。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故宫院长说故宫-立体图带腰封.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