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副刊
大国工匠是怎样炼成的
2017年06月19日 16:03 来源:文汇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高端制造”已经成为世界焦点。《大国工匠》推出在全国航空航天、高铁、造船等制造业领域精选出来的能工巧匠,充分展示“工匠”技艺,宣扬“工匠”精神, “工匠”在这里应该是技能大师的代称。

关键词:工匠;大国;转向架;列车;高速动车组

作者简介:

  “中国高端制造”已经成为世界焦点。被誉为中国国家名片的“中国高铁”,在其驰骋世界的背后,究竟经历了什么?这不仅是中国人民,也是世界人民都深感好奇的问题。

  《国家名片——高铁背后的故事》以纪实的手法,生动讲述中国高铁发展历程,在力图破译“中国制造”发展密钥的同时,更展现了几代中国高铁人有血有肉、真实可敬的奋斗形象,回顾了中国高铁发展史上一幕幕震撼人心的片段。

  在没见到宁允展前,他的大名我就已经如雷贯耳,他曾经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里。2015 年 5 月 6 日,我刚到青岛住进酒店,晚上六点多钟,陪同我一起吃点便餐的四方企业文化部的两位部长邬群亮和窦新就已有些心神不宁了,两人不停地看表和餐厅里的电视屏幕。我这才发现,我们选的座位就在餐厅的电视屏幕前,应该是看电视的最佳位置。

  “怎么回事?有什么重要新闻?”我问。

  “的确,今晚的《新闻联播》里有关于我们四方的节目。”

  《新闻联播》里有四方的节目?这对于我肯定是个重大新闻。他们告诉我,今年的“五一”劳动节,中央一套《新闻联播》里连续播出五一劳动节专题片《大国工匠》。《大国工匠》共十集,连续播出十天。每晚一集,片长约五分钟。《大国工匠》推出在全国航空航天、高铁、造船等制造业领域精选出来的能工巧匠,充分展示“工匠”技艺,宣扬“工匠”精神,“工匠”在这里应该是技能大师的代称。十位工匠就是十位在全国制造业各领域里的顶级技能大师。据说,高铁“工匠”的代表,全国共推荐了八 位,宁允展作为当时南车四方的高铁“工匠”代表,成为八名入选者之一。但到底能不能播出?最后播出的是谁?邬群亮和窦新两位部长心里都有些紧张。当时他们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宁允展的节目在当晚《新闻联播》正式播出,题目是《大国工匠——高铁研磨师宁允展》。

  窦新说:“中央电视台在打给邬部长的电话里说,你们的宁允展真了不起,国家领导人出访有时都没有这么长时段呢!”

  《新闻联播》里的五分钟的确不短。

  邬群亮看看表说:“快了。我们已打电话告诉宁允展,估计宁允展和我们四方的人这会儿都等在电视机前准备收看节目呢。”

  餐厅里的电视几乎是无声的,这是为了照顾其他客人。但今晚特殊。今晚对四方特殊,对青岛这座城市也特殊。这座城市出了一个“大国工匠”,是这座城市的光荣。餐厅经理听说《新闻联播》有我们的“工匠”故事,很激动,立即开大了电视机的音量。

  “工匠就是凭手艺吃饭。”这是宁允展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出身于钳工 ,但自学了焊工、电工 , 是生产厂房里的“多面手”。2011 年 , 他在家自费购买了车床、打磨机和电焊机 , 将家里三十多平方米的小院改造成了小“工厂”,这里成为他业余时间发明新方法的第二厂房。

  随着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的声音在餐厅里响起,这家涉外宾馆餐厅里正在就餐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电视屏幕。镜头转向了宁允展的“家庭小作坊”,然后转向四方的车间,展示宁允展研磨高铁列车转向架的精湛手艺,讲述他扎根一线、一心一意钻研技术的故事。报道最后评论说:“如果每一件中国制造的背后,都有这样一位追求极致完美的工匠,中国制造就能跃升为‘优质制造’,让更多的中国产品在全球市场释放更耀眼的光芒!”

  就在那晚,四方的高级研磨师宁允展名扬全国。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后,紧接着,《朝闻天下》《新闻直播间》《共同关注》《新闻 30 分》等栏目也相继播出了“大国工匠”宁允展的事迹。借助电视画面,我很想搞清楚宁允展研磨的这个伟大的转向架构架上的“定位臂”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即使瞪大眼睛,我仍然不明白。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高铁技术方面的名词名称都会感觉高深莫测。这也是我写作这部作品最困难的地方。我觉得,他们每个人讲的都如同“天书”。

  宁允展,1972 年出生于青岛城阳区。他大概属于厚积薄发的人,虽然他早年也有一些“成名作”,而真正给他舞台,让他走入人们视野和成就他一番事业的是中国高铁以及中国高速动车组的引进。宁允展和我们见面的那天,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脸上带着的笑容,憨厚、朴实,从进门到离去乃至于在我们整个交谈过程中,宁允展脸上始终挂着这样的笑容,让人感到他性格的平和与宽厚。再看他的一身装束——整洁的工装、头戴安全帽,一望便知他是从生产一线直接来见我们的。宁允展不大善于言谈,应当说,他更擅长于动手。他的动手能力可能受他父亲的影响。宁允展的父亲是手工艺者,开一个铁匠铺,同时还有木匠、泥瓦匠等好手艺。宁允展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小刀子、小榔头之类的小工具,一天到晚用父亲的工作台敲敲打打、叮叮当当地乐此不疲。一次,他刻东西时把手掌刻伤了,鲜血直流,直到现在手掌上还留有明显的疤痕。

  他说,他对“手艺”有着痴迷般的爱好。

  技校毕业后,宁允展被早就看上他的四方作为定向生招了进来,不管是干钳工、电焊工,他干一行爱一行,喜欢反复练习,喜欢琢磨。宁允展说,好工人是练出来的。进厂没多长时间,他就做了一件被称为“神器”的小东西。原来,火车上的门把手东西不大,可做起来工序很多,很麻烦。宁允展就琢磨能不能搞个模具,一次冲模就把这么个小件做好?这样可以免去工友们许多道工序,提高工作效率。宁允展试验成功了名叫“锁扣冲模”的模具,一下子解决了火车门把手的烦琐工序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