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要闻
中国趣味是中华文化的名片 探寻中国文学趣味四十年
2018年04月08日 13:4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郭英德 字号
关键词:文学;趣味;中国;思考;历史文化

内容摘要:我总是有一种想法:不管做学术还是生活,都要讲究趣味。

关键词:文学;趣味;中国;思考;历史文化

作者简介:

    【编书者说】

  我总是有一种想法:不管做学术还是生活,都要讲究趣味。现在咱们用得更多的一个词是“幸福”,幸福指数是精神感觉,具体到行为上可能是一种趣味。对从事文学研究的人来说,为了获得做学术的幸福感,会更多地凭着自己的兴趣选择某些课题。

  从事古代文学研究,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选择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对我来说是个偶然。我是78级的大学生。今年是恢复高考的重要纪念年头,因为40年了,在中国历史上是个重要的标志。从中央领导人到各地的著名人物,77级、78级的占了很大比重,虽然很快会退出历史舞台,但毕竟恢复高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现象。在大学,我一开始没有选择古代文学,其中有种种原因,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受“封资修”的批评影响太大了,觉得古代是封建主义。虽然资本主义、修正主义也不行,但是异域文化的新鲜感对当时的大学生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所以我想选择西方文学或比较文学。最后还是确定做古代文学研究,发现从事古代文学研究才真正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这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趣味”,因为中国人更能够体会中国趣味、更能够欣赏中国趣味,而且中国趣味是中华文化的名片,同时也代表一种文化的精神。

  我在新书《探寻中国趣味——中国古代文学之历史文化思考》中提出,中华民族的文化如果想立足于世界文化之林,就应该在众声喧哗的世界文化中保持自身独特的声音,在五彩缤纷的世界图景中突显自身迷人的姿态,在各具风姿的世界思想中彰显自身特殊的精神。20世纪以来,经过一百多年几代学人的努力,中华文化在发出自己的声音方面、在突显自己的姿态方面,有了一定的地位、一定的影响,但是在彰显自己的精神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了探寻中华文化趣味,我这几十年来做了很大努力。我总觉得从事中国古代文学、中国古代文化研究,应该有个最基本的旨趣,就是从历史文化时空交织的角度去探寻中国趣味。所以我提出探寻中国趣味的三个向度,这三个向度是互相交融的:一是历史的向度,因为中国古代文学毕竟是一种历史现象,从历史现象角度来说要侧重于中国趣味的广度研究,这个广度包括时间的绵长和地域的开阔;二是心理的向度,因为毕竟中国趣味是体现于人心之中的,靠人加以体现,所以这是一个深度的研究;三是文本的向度,研究古代文学是面向古代文献、古代文本,所以文本的解读、文献的考索是最基本的工作,这种文本、文献是广义的,不仅仅是写在纸张上的,也包括不写在纸张上的文本和文献。学术研究到最后,不是拼你花的时间有多少,也不是拼你有多聪明,可能最后要考验你读书的数量、读书的程度,读书不仅要读得多,而且要读得泛,知识积累、知识感悟的程度起着最终的作用。

  从历史文化时空交织的角度,探寻中国古代文学的趣味

  我这本书分四个大的板块:

  第一是对文学史学的思考。因为20世纪以来对文学史的研究,所以形成了新的学问叫“文学史学”。有文学就有文学史,但对文学史理性的认识相对滞后,而且比较完整的、比较系统的、数量大的、丰富的文学史认识就更晚,主要是在20世纪以后。100多年以来,对20世纪文学史的研究应该有一种反思、思考,这是我这本书的第一部分,包括对国内研究的思考和对海外研究的思考。

  第二是历史的向度。我给它起的名叫“文学史论”,“文学史论”是现在研究的一个热点,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世界学术潮流,尤其是研究历史的、研究文学的、研究思想的潮流体现出一个特点,就是在非常广阔的社会文化背景中来阅读、阐释中国古代文学。这种广阔的社会文化语境包括政治、经济、生活、宗教、学术、教育、民俗等各个方面,是多维度的、丰富的视角。我经常说研究文学的人仅仅读文学作品是远远不够的,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应该以社会为读本。而且这个社会的构成是非常丰富的,我们用的词是“社会文化语境”。“语境”就是说话背后的环境,或者能够支持你说话的基础,在这样的语境下来言说中国古代文学,可能更准确、更深入地把握文学的真谛。这是我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跟本书副标题也是吻合的,就是在历史文化语境中探寻古代文学的中国趣味。

  这部分研究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大的审美风貌、大的文化趋向或者文化潮流背景下的文学研究,包括对宋代文学的思考,对才子佳人戏曲小说的思考,对传奇戏曲兴起背景的探讨。还有一方面是对具体的文学现象和具体的社会现象之间关系的研究,因为关系很重要,人生在关系之中。比如美国著名哲学家、北大博睿讲座教授安乐哲,他特别谈到中国文化、中国思想最核心的东西是关系。它和西方文化、西方思想最大的区别是,西方文化、西方思想更多是讲个体,是一个元素、一个要素,而咱们更多是讲关系、讲网络,他认为关系才是切近人的本质、社会的本质的焦点。从这个关系中看文学会对咱们有很多启发。所以我在文学和学术的关系、文学和教育的关系、文学和传播的关系、文学和出版的关系等问题上做了探讨。

作者简介

姓名:郭英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