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读书评
视差之见中欲望的“当下”呈现 ——评汪明明的《零度诱惑》
2017年06月14日 10: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夏莹 字号

内容摘要:作家汪明明的新作《零度诱惑》就是这样一部试图剖析“当下”的文学力作。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文学死亡的年代继续文学的写作,正如在形而上学终结的年代坚持哲学的反思一样,都需要一种与现实抗争的勇气,而时代精神却也洽在这种抗争中每每得以真正地显现出来。

  作家汪明明的新作《零度诱惑》就是这样一部试图剖析“当下”的文学力作。这不仅意味着她在一个文学死亡的“当下”写作文学,同时更意味着她在用一种写作“当下”的方式来构筑一种与众不同的叙事方式。“当下”这个佛教的用语,原与分钟秒一般,是时间的度量的单位,所谓“一刹那有六十个当下,一秒钟也就有三千六百个当下”。[1]在本书中成为了一个永远盘旋着的时间点。所有的故事都仅只发生在“当下”、“此刻”,这成就了本书颇有特色的叙事逻辑。原本不过是一个新时代的“作女”形象,却在这种“当下写作”当中获得了一种全新的诠释方式:

  首先,小说的叙事结构彻底地脱离了一般意义上的时间轴线抑或逻辑轴线,将所有的故事情节的发生顺序彻底打乱。贯穿情节始终的女主人公尤嘉霓顺从于欲望的驱使而展开的人生历程是由一个个“当下”,因此也是一个个“片段”以碎片拼接的方式呈现出来的,期间所隐蔽的时间之流(即尤嘉霓个人年龄的增长所自然包含的时间轴线)只是作为一个发生的背景板,对于诠释欲望躯体的构筑过程不具有根本性的意义。严格说来,尤嘉霓不是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或者更进一步说,没有任何人是这部作品的主人公。所有人,尤嘉霓以及与她有过各种肉体交换的各色人等,包括在她的青春记忆中留下一个创口的陈逸山,都不是这部作品的主人公。这是一部欲望机器自动发动与生产的流程。所有出场的人不过是被这架机器所制造并操控着的欲望躯体。因此,这一躯体所构筑的故事也带有先天的流动性。它以永恒的匮乏性为其内在动力,不断推动着被肉身化的欲望去践行,攀爬,让欲望之流恣意横流。因此,尤嘉霓的成功之路,陈逸山的陷落之途,都不间断地被重新回溯到固有的时间轴线之上,在这种回溯中,这些欲望躯体曾经的过去裹挟着欲望之流融入“当下”,调配当下原有的故事浓度。尤嘉霓在“上位”之路上所遭遇的各色名媛“闺蜜”、好色贪官、花花公子以及陈逸山在向上攀爬的过程中孩童时期受爸爸鼓励而形成的炫耀性的权力观,都成为将“当下”变成为一杯色彩斑斓的鸡尾酒的原材料。经过作家细腻的调配,它们一杯杯各不相同的呈现出来。汪明明笔下的每一段故事性叙事都具有这种“当下性”,哪怕叙事所涉及的可能是某个作为欲望躯体的主人公过去的成长历程,由于这一成长历程的当下“预先”被讲述出来,因此其过去也就成为了另一种“当下”叙事。这是一种海德格尔意义上的时间观。它从不是线性展开的,也非循环的,而是一种过去与未来共在于“当下”之存在之中,这种存在的时间性是横断与连续的综合体:即在小说中,每一段叙事都是独立的,如同一个横剖面,但同时,在每一个横剖面又是一个连续序列体的一个范例,例如尤嘉霓的每一段附带着情感的肉体交换。

  其次,对于“当下”的描写方式,作家构筑了一种视差之见的写作格局。所谓视差之见,意指着一种多视角、多维度针对同一个问题的展开方式。它源于视觉理论中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即当我们分别用左眼或者右眼来看待同一事物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同一事物的相对位置略有不同。而正是这种距离差使我们的双眼在看待事物的时候会产生一种立体效果。立体电影的原理大体如此。汪明明在《零度诱惑》中紧紧把握住了欲望的一个核心机制“诱惑”,通过不同的视角展开了对这一概念的分析,让“诱惑”,这个无论是对于日常生活抑或是对于诸如法国思想家鲍德里亚都无法定义的概念获得一个鲜活的直接的呈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