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资讯
新时代中国儿童文学:自信与创新的目光
2018年01月11日 15:25 来源:文艺报 作者:张之路 字号

内容摘要: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谈到祖国的未来,高瞻远瞩地讲到: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可以分“两个阶段”来安排。

关键词:儿童文学;目光;中国;创新;新时代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谈到祖国的未来,高瞻远瞩地讲到: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可以分“两个阶段”来安排。第一个阶段,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个阶段,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作为一个为少年儿童写作的作家,我不由得想象,今天的小读者,如果他们现在是十来岁的话,15年后就二十几岁了,再经过15年,他们正值40岁左右的青壮年,他们将幸福地经历这两个伟大的历史阶段。那时,他们将是建设祖国、保卫祖国的栋梁和中坚力量——他们是幸运的一代,也是肩负着祖国和人民重托的一代。他们今天听的课、今天读的书、今天经受的锻炼,将毫无疑问地为他们的未来积蓄力量。今天绽放的花朵将在金秋结出累累硕果……孩子的未来也就是祖国的未来。

  想到能为孩子们写作,能为孩子们的成长提供自己的一份力量,我感到光荣和幸福,同时也深深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大。未来的幸福中也有我的一份,因为给孩子们写出好作品,就是为我们祖国美好的未来作出贡献。

  儿童文学要有自信科学的目光

  在这个继往开来的新时代里,我希望中国的儿童文学有一种自信、科学的目光。这在评论作品时尤其重要。所谓自信与科学,就是要在仔细阅读文本后做出负责任的批评,就是要给作品提出符合创作规律、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理性评价。

  评价可以是多元的,但评价不能是违心的;评价可以是个性化的,但不能是霸道的;评价可以原谅人情化的捧场,也不完全拒绝商业的运作,但不能是歪曲的。尤其对儿童文学来说,它是儿童的精神奶粉,这是评价的底线。

  现在的评价有几个参照物,目前流行的第一个参照系就是国外儿童文学。按照目前的舆论,比他们好的还没有,和他们差不多的极少。但遗憾的是,这些评价都是笼而统之,至今也没有看到几篇具体的就某一门类某一题材甚至对具体的中外儿童文学作品的比较文章。有时候新书出版为了宣传,也不得不说是“某某国的某部作品的中国版”,我以为,对于一部优秀的作品,出版社和作家其实用不着这样,因为冷静一想,这样做是表扬自己还是贬低自己,还真是个问题。

  我们不能否认和国外的儿童文学尚有差距,但是也要看到中国当代儿童文学有许多可以和国外优秀作品比肩的作品。文学不是技术,更不是一般的商品,它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在相互比较时必须考虑地域语言的不同、文化差异、文化商业竞争、强势文化话语权等问题。因此用外国作品为坐标评价中国儿童文学可以成为一个标准,但不是全面的更不是惟一的标准。在对外文学交流上,许多时候我们还处在创作不自信的阶段。有些作家总在想:我是写出很有中国特色的孩子形象好呢,还是有世界共通性的角色更能得到认同呢?我们的儿童文学创作需要与世界交融,但应该充满自信,在文学上下功夫,写出自己应有的风骨和特质。

  近几年刚刚兴起的第二个参照系就是排行榜和销售数量。卖得好的书就趾高气扬,一好百好。这不是儿童文学孤立的现象,电视要讲收视率,电影要讲上座率,网络要讲点击率……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抹煞这样一个事实和道理:优秀作品和卖得好的作品是两个概念,儿童喜欢的和儿童成长需要的作品也是两个概念。这两套评价体系可以统一在同一部作品上,也可以在一个作品中看到两种概念的背离。这里没有好与坏的区别,只是深层次的精神追求与眼前的需要不同而已。这是起码的文学常识,在发展中的文化国度是这样,先进的文化国度更是这样。目前坐标的迷失只是因为背后不同利益代表的不同立场。相比较而言,除了上面两个标准之外,其他更重要的标准如思想标准、文学标准、儿童标准却失去了应有的地位。这是非常遗憾的。

  守望和坚守没有过时,默默的耕耘和奉献没有过时,继承中国的文化传统没有过时,创新和探索更是我们需要的。仅用外国儿童文学和商业畅销作为参照物,不能不说是一种片面的、畸形的评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