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资讯
严歌苓:芳华摇落,坚强美丽的女人们
2017年12月05日 09:3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高丹 字号

内容摘要:回顾2017,在文化、艺术、音乐、电影、体育领域,我们选择了8位最具话题性的跨界人物。故事里的芳华摇落,但是现实中的严歌苓则继续着她的写作,并将生活过得越发醇熟。

关键词:严歌苓;芳华;女人;人物;写作

作者简介:

  编者按

  回顾2017,在文化、艺术、音乐、电影、体育领域,我们选择了8位最具话题性的跨界人物。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无畏向前的澎湃之心,寻新不凡的突破精神。

  作家严歌苓横跨写作和影视剧,她的每部作品几乎都会被改编为影视剧,今年是极具话题性的《芳华》。从《金陵十三钗》、《小姨多鹤》到《芳华》,她的作品塑造了一系列不同历史时代的女性人物,她们坚强、美丽。严歌苓也将自己感受到的时代、身份的焦虑与所偏好的人物性格不断地投射到笔下的人物身上,而《芳华》是最贴近她人生经历的作品,作品里的人物芳华摇落,现实中的严歌苓则继续着她的写作,故事一个又一个。

  提起严歌苓,总要提她笔下那一众性格鲜明的女性人物:孤胆且精明的玉墨,坚韧善良的小渔,隐忍通达的扶桑或者是聪慧坚强的多鹤。她们在不同的历史年代有着不同的经历,但是都是一样的隐忍坚强和美丽,这是严歌苓笔下的惯有的人物性格,同时这也是她的性格。

  见严歌苓的几次恰巧都是冬天,即便穿着厚厚的大衣,严歌苓还是显得瘦削,她面容清秀淡然,坐或站时常挺直肩膀,讲话声音细软又坚定。好像是随便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就能让她沮丧,也好像是随便什么大风大浪都在她心里掀不起波澜。

  严歌苓对于隐忍和孤独应该是有偏爱的。从《金陵十三钗》到《小姨多鹤》到《扶桑》,这种女性骨子里的耐受性被无限放大,十三钗可以是风尘中的飘萍,也是国难当头站出来救世的勇者;多鹤则是以一个更为复杂的身份在一个大家庭中周旋和调解;扶桑则是将现实的处境向一个更为极端的条件下推进:以第一代移民中的一个妓女在异乡求生的故事象征近代东方文明如何在中西的误解和隔阂中寻求某种程度的理解。

  严歌苓将自己感受到的时代、身份的焦虑与所偏好的人物性格不断地投射到笔下的人物身上,这样她所写的每一个故事则或多或少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刚到美国时,严歌苓也经历了一番不如意:“那时也是整天‘累呀累呀’地活。学校的电梯挤,我嫌别人,也怕人嫌我。打工的热汗蒸着我,连自己都嗅出一身的中国馆子味。我总是徒步上楼,楼梯总是荒凉清净,我总是在爬楼梯之间拿出木梳,从容地梳头,或说将头发梳出从容来。我不愿美国同学知道中国学生都这样一口气跑十多个街口,从餐馆直接奔学校,有着该属于牲口的顽韧。”

  后来写作这个事情向她抛出绣球以后,她则非常勤恳地投身于写作。严歌苓曾谈起,写《小姨多鹤》,她专门跑到日本住进长野一个村子,了解日本人的生活习惯。写《妈阁是座城》,为了刻画赌徒的心理,跑到澳门赌场掷金“体验”。写《陆犯焉识》时,又特地去青海劳改农场采访。

  严歌苓认为其性格的耐受力和勤恳来源于母亲那一辈人的影响,生活和经历又不断对她已有的性格进行锻造:她当过文工团的舞蹈演员,作为成都军区文工团舞蹈演员六次进藏,两次入滇。20岁时,成为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战地记者,1981年开始文学创作,在军区报纸上陆续发表以军队生活为题材的短篇小说和电影文学剧本。1988年访问美国,1990年入美国芝加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文学写作系读书。

  严歌苓这个名字在诸多作家中显得有一点特别,这个名字不光是静静躺在书扉上,而是频频出现在“编剧”和“原著”栏,随着大荧幕上滚动的荧幕流淌着。从《天浴》《少女小渔》《小姨多鹤》《金陵十三钗》到最近的《芳华》,随着其小说的影视化,这些人物在荧幕上被进行了再诠释,同时也携带着部分原著的基因面向更为广泛的受众。

  在之前的专访中,曾问起严歌苓她自己认为她的作品被经常改编的一个原因,她说:“是因为故事性比较强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