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资讯
翁贝托·埃科的《试刊号》不只是新闻界的厚黑学
2017年06月13日 09:1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试刊号》是作家、学者翁贝托·埃科生前最后一本小说,小说通过一场阴谋重重的办报实验,剖析了现代新闻业的现状,再次讽刺了阴谋论。

关键词:试刊;新闻界;厚黑学;小说;大众媒体

作者简介:

  《试刊号》是作家、学者翁贝托·埃科生前最后一本小说,小说通过一场阴谋重重的办报实验,剖析了现代新闻业的现状,再次讽刺了阴谋论。

  6月11日下午,在北京中关村言几又书店,《试刊号》译者魏怡,学者戴锦华、梁鸿,以及媒体人姜妍一起分享了《试刊号》阅读心得。

  埃科的作品一向有些晦涩难懂,因为其中有太多学术知识,读起来并不轻松。“埃科的前面几本小说会把学术研究的结果放在小说里,阅读的时候还要去查书,《试刊号》也一样,是埃科对于大众媒体的研究总结。”魏怡介绍道。“有很多人说《试刊号》不像埃科前几部小说那样‘掉书袋’,不像埃科的作品,其实如果仔细阅读,会发现是和之前的书一脉相承的。”

  “如果你读过埃科评论性文章的话,你会发现非常多的线索。比如他以前有好几篇文章都是谈到法西斯屠杀犹太人的事,他还评论过一个著名事件,意大利有一个大法官穿了绿袜子审案,结果大家只关注袜子,不关注办案本身。这也被埃科写进了小说。”姜妍说。

  戴锦华也认为“如果大家曾经进入到《玫瑰的名字》或者《傅科摆》深处,就不会怀疑《试刊号》是不是埃科的小说。埃科在这本书里只将对象换成大众媒体。在我看来《创刊号》是《傅科摆》的一个缩减版,任何故事都可以讲。”

  “埃科对于一个写作者或者文学研究者而言是一个诱惑,也可以说是一个陷阱,因为他的小说内容太庞杂。他的《玫瑰的名字》,我看了好多次都看不下去,但《试刊号》却是完全是不一样的体验。小说其中有一个记者特别着迷地认为墨索里尼没有死,于是就寻找各种各样的证据,来论证墨索里尼没有被枪杀而是躲起来。在这里你会看到,他跟小说中的主人公的‘我’的叙述方法不太一样,他里面有更繁复的东西在。记者的论述和论据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关系。但是到了小说最后,突然又有了某种联系,最后这个记者是被暗杀。所以埃科特别擅长于混沌美学,他把似是而非的论据、情节、形象混合在一起构成看似荒谬又有某种逻辑的效果。” 梁鸿评论道。

  《试刊号》的故事发生在新闻界,戴锦华认为,“这本书里讲到了媒体理论、新闻伦理、解密、深度报道、历史探秘……你可以把这本书当做新闻界的厚黑学或潜规则来读,但不只是这样。其实埃科是想告诉我们,以后在媒体上看到任何报道时,第一反不应是义愤填膺或欢喜若狂,而是要意识到它可能只是一个‘媒体事件’,在故事背后一定有某一种我们作为常识的逻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