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资讯
金宇澄:《繁花》有三分之一内容没写,这本《回望》也是
2017年01月10日 09:1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比如一个日本兵在散步时唱的是《伏尔加船夫曲》,杭州监狱里面可以开一个大排挡,给犯人提供各种各样的东西,这样的情景无法想象出来,只能通过回望往事觅得一种真实的样本。

关键词:父亲;日本人;繁花;母亲;故事

作者简介:

  “记忆与印象,普通或不普通的根须,那么鲜亮,也那么含糊而羸弱,它们在静然生发的同时,迅速脱落与枯萎,随风消失,在这一点上说,如果我们回望留取样本,是有意义的。”——这是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新书《回望》的最后一句话。

  《回望》是金宇澄为回望父母青春所作,向公众展示了其父亲——一个上海沦陷时期的中共情报人员,与母亲——一个爱好文学的复旦大学进步学生,彼此跌宕的人生与结合后的余生波澜。昨日(1月7日)的思南读书会上,金宇澄邀请了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作家小白与小宝,共同回望其父辈的故事。

  “他们压抑了一生”

  “我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因为父亲不允许,所以用的是伯父伯母的名字,等我父亲过世之后,我把它拿出来,把伯父伯母改成‘我的父亲母亲’”。

  金宇澄讲到《回望》始于20年前的一篇《一切已归平静》,发表后《收获》的前主编李小林找到他,希望他多写点自己的父亲,由此金宇澄开始细细研究父亲的材料。有一天,他看到父亲和马希仁的信,父亲的描绘非常有画面感,说自己被日本人抓的那天晚上,好像本来就有预感心情很不好,很晚回来,回来之后日本人就来了。被日本人抓了之后,车经过两个朋友的窗子下面,他们都在睡觉——这触发了金宇澄的兴趣,编辑出身的他明白这样的题材有可看性。

  “因为他们的经历好像也是我们国家发展的历史的一部分,代表了一部分。现在的人分得很清楚:50后、60后、70后、80后,但在那个年代人是被压紧的。这本书试图想在这种区分中,找到一个点,然后看是不是可以把由此把人群分开,可以看到人是怎么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后来,这两封通信和笔记成为这本书最重要的一个核心部分。

  “这本书是通过我父亲过世后留下来的资料写的。他在的时候,不允许我写这方面的事情,因为他的历史原因。少年时代每个人会跟别人说自己爸爸是干什么的,但实际上我在少年时代根本不知道。”金宇澄认为父亲他们这一行的人,终生处于压抑中,父亲认识的很多人在年轻时代都已经过世了,父亲在世时也曾有记者问金宇澄关于父亲的事,他只能保持沉默。

  去年上海大学举办了一个有关三四十年代上海中共地下情报工作的一个研讨会,金宇澄的那篇文章也被收在论文集里面,从当事人身边进行观察,提供了不同于一般研究者的视角。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